——戴尔教育圆桌论坛带来的多点启示

戴尔全球教育战略专家 马克·韦斯顿(Mark Weston

MarkWeston 在过去半年,我参加了在北京、伦敦、布里斯班、悉尼和波哥大举行的一系列的教育圆桌论坛。通过这些论坛,我清晰地意识到,在过去三十年,所有重视公民在文化、政治和社会方面接受良好教育的国家,无不将国家的未来与公民的教育紧密联系在一起。

圆桌论坛是戴尔当前的一项重要举措,旨在拉近与教育行业客户的距离,以了解他们的需求,并在合适的时机因地制宜地提供完美的技术方案。

每次圆桌论坛都邀请了5-25名教育专家和工作者共聚一堂,进行为期一天的讨论。议题涉及他们所面临的教育挑战、在应对挑战时所汲取的经验教训以及他们希望能从戴尔得到的帮助等。所有圆桌论坛的参与者均在各自的教育环境中发挥了独特作用,他们中有校长、ICT技术主管、教师、学生、课程领导以及大学教授等。每个人都在会议上提出了独特而有价值的观点,每当有人提出问题、征求答案时,大家都会踊跃发言。

与会人员在交流中时而积极有力、鼓舞人心,时而谦逊严肃,但是,每当圆桌论坛临近尾声时,所有与会者都在临走前交到了一些新朋友,如果时间再充分些的话,他们肯定会有更多话要说。Roundtable Scene-2

从这些教育圆桌论坛中,我汲取了很多知识,也得到了很多见解。最后,我也从环球视角总结出了四个共同特点。

其一,全球性的经济低迷促使许多国家领导人开始密切关注并改进教育。每位与会者都能随口举出发生在各自国家的此类事例。比如,一位校长谈道,她现在不得不将来之不易的资源分配到一些活动中,而事实早已证明此类活动不过是“为变而变”。一位教师也提到了他为了提高学生成绩而背负的压力。而一位技术主管则谈到,他必须提供“关于影响力的证据”,才能获得资金用来翻修计算机实验室。尽管存在这些困难情形,我们还是一致认为,国家及社会热切的关注为教育领域的自强不息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其二,这些热切的关注促成了全国性或者区域性的革新、改变和改革教育实践的活动。所有与会者都迫不及待地列举正在开展的各种重要工作。一些人提到了每人一台电脑的举措,另外一些人则提到了职业发展与课程标准的契合问题,还有一些人则描述了实现学校联网和升级设备等措施。

其三,在讨论中,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表达了对教育改革步伐太慢的不满和忧虑。诸如“迷惘的一代”、“未兑现的承诺”或“悲剧”等词语屡屡见于他们的话语,但是绝无任何与会者认为教育改革不可能取得进步。相反,他们都相信进步不仅可以取得,而且必不可少。

其四,所有人都相信信息通讯技术可以在教育改革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到目前为止,它的潜力普遍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对此,一些人归因于人们抗拒改变,另外一些人则归因于职业准备不足,还有一些人则归因于资金不足或认知不够。

抛开未能充分挖掘信息通讯技术潜能的原因不谈,教育圆桌论坛的每位与会者都确信,信息通讯技术终将成为教育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此外,采用信息通讯技术的教育将比当前更加人性化,进而能够让更多的学生开展更高级的学习活动并取得更好成绩。

我从参加多国教育圆桌论坛的经验证明,上述印象深刻的联系是无可否认的。但它也揭露了四个薄弱环节:

其一,如果圆桌论坛的与会者对教育领域进行了认真思考,那么他们对当前改进活动的失望程度可想而知。这是教育领域转向的一个独特历史性机遇;

其二,虽然对现状多有不满,业内对教育改革最佳的前进道路却鲜有共识。尽管有不少可供利用的研究,但情况仍是如此。而实际上,认真关注该领域内的文献资料可以让业内人士明白下一步应采取什么行动;

其三,很明显,关于如何实现技术的潜能,目前还缺乏共识。同样,该领域内的研究可再次引领前进的道路;

其四,涉及技术的改进措施在各国和各地区之间很大程度上互相脱节。若能增进联系,则可以提高总体效率、降低成本并更好地为整个领域提供信息。

环球参与教育圆桌论坛的经历让我想起了托马斯·库恩和他关于变革的开创性著作——《科学革命的结构》。在书中,他谈到,要让某一领域的追随者改变方向,一个本质上更好的范例非常必要。这就意味着,教育的出路不仅仅是纸上谈兵,而是需要我们在开会时做出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根据我在北京、伦敦、布里斯班、悉尼和波哥大等地的经历,我在各地遇见的人们都已准备好随时挺身而出,履行诺言。您准备好了吗?